69書吧 » 校園小說 » 田園嬌女:夫君,娘子來了最新章節列表 » 第六十二章:猛虎與蛇

第六十二章:猛虎與蛇

文/凡云玲
    臨近年關,幾位王爺都回來了,除了帶著兒女外,還帶著各自的母親,也就是太妃娘娘。

    各家也都有各家的孩子,大的有七八歲的,小的有三四歲的,更有十個月還不會走的寶寶。

    妯娌幾個相聚在一起,便趕了男人去御花園看孩子了。

    孩子要玩雪,御花園夠大,他們當爹的自然要來看著,防止孩子受傷。

    幾位太妃去見了西陵尊這位太上皇,當然,他們是沒見到林笑的,林笑被若冰兩口子帶出宮去玩了。

    孩子們在一起玩,就得有摩擦,西陵音家大兒子,就和西陵贏打起來了。

    西陵音和西陵修起身最先走過去,詢問了緣由,可真是一陣無語了。

    西陵云不由覺得好笑道:“我說贏兒,你這會不會太霸道了?安然也不是你一個人的姐姐,亮兒也是安然的弟弟,喜歡安然這個姐姐,想親近安然姐姐,也沒什么吧?”

    西陵贏很不高興,父皇訓斥他,三叔笑話他,他都無所謂,就是安然姐姐……她怎么對那個弟弟都一樣好啊?”

    “我說贏兒,安然是我姐姐,我都沒醋呢!你醋個屁啊!”西陵琊也回來了,因為快過年了,他總算暫逃出七舅舅的魔爪了。

    西陵贏瞪了西陵琊一眼,轉身就跑走了。

    “贏兒!”安然追了上去,她覺得贏兒最近很不開心,也不知道是出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“呃?這是怎么了啊?”西陵云也沒有想太對,畢竟在他的眼里,安然是姐姐,西陵贏是弟弟,就是這么簡單。

    西陵修和西陵音是細心的人,他們都察覺西陵贏對安然的不尋常,絕對不再是小孩子吃醋爭姐姐。

    皇家孩子早成熟,贏兒已是如民間普通孩子十二三歲的心理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們有些擔憂了,安然是贏兒名義上的堂姐,根據西賀國倫常,他們就是姐弟,不可能有別的關系。

    除非有一日,把安然的名字從玉牒中劃掉,廢了安然郡主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如此一來,安然就是普通民女,是不可能嫁給一位皇子當正妃的。

    更何況,西陵修有立西陵贏為太子之意,東宮太子,更不能名聲有污點了。

    若是被人知道西陵贏心悅自己名義上的堂姐,該會被天下百姓如何唾棄鄙夷?

    若是西陵贏為了娶安然,廢了安然的郡主之位,把安然自皇家玉牒中除名,又讓安然情何以堪?

    安然的父母是賣掉安然的人,安然與他們可說早已恩斷義絕了。

    安然最親的人就是西陵虞與獨孤嬌夫婦,如果她有一日不再是肅北王府的郡主,不再是肅北王的女兒,她該怎么去面對外頭的冷嘲熱諷,流言蜚語?

    安然是個脆弱的孩子,他絕對承受不住這些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然追上了西陵贏,自己還差點滑倒了。

    西陵贏緊張的扶住安然,眉頭緊蹙道:“這些個奴才越老越耍懶骨頭了,怎么打掃的御花園,居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個避免不了的,樹上的積雪會落下來,假山上的也會融化,他們不可能一天都在到處擦地面上的水漬,我們……該體諒他們的。”

    西陵贏扶著安然走到一旁涼亭坐下來,蹲下來去檢查安然的腳有沒有被崴到。

    “已經不會輕易崴傷,這些年早就好多了,琊兒說我骨頭硬了,不再那么脆弱了。”安然笑得一臉不好意思,似乎她總在被人擔心,被人照顧。

    西陵贏捏捏她的腳踝,見她沒有喊痛也就站起身來了。居高臨下看著這個傻姐姐,眉頭緊緊的皺著,猶豫再三,才艱難開口小心翼翼問一句:“安然姐姐,你將來……想嫁怎樣的男子?”

    “對我好的,長得好看的。”安然笑著回答,這是娘和她說的,她要找個對她的好的夫君,樣貌其次,但是也不能長得太其貌不揚,怕不登對,被人常笑話夫君,夫君會因為自卑和她后頭吵架。

    “對你好?還要長得好看?”西陵贏低頭望著這個傻姐姐,忽然有些哭笑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娘說的,好看的夫君是賞心悅目的,她當年就是覺得爹爹長得不錯,才決定不退婚的。”安然起身走出了亭子,亭子外有株紅梅,開的正好。

    西陵贏跟出亭子,望著安然的背影,站在遠處問道:“安然姐姐,除了對你好,長得好看以外,你……你就什么都不介意了嗎?”

    “他要是個清清白白的人,不說他多么善良,至少要是個能給我安穩日子過得人。”安然一向聽話,她記得爹娘交代的所有話,一刻也不曾忘記過。

    “只是這樣嗎?”西陵贏緩步走向安然,安然因為先天不足,后天好幾歲都營養不良,造成了她體型很瘦小,比同齡女孩子要矮半個頭,而西陵贏因為天生遺傳父母高挑身材,加上又是養尊處優的皇子,如今的他,已經和安然一樣高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安然正摘紅梅花,忽然被人自后摟住腰,她嚇了一跳,轉身退后一步,看到是西陵贏,才笑著松口氣道:“贏兒你嚇死我了,怎么一聲不吭站在我背后,我還以為……大白天遇鬼了呢!”

    西陵贏看安然的眼神都變了,是一種執拗,一種執念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“贏兒你怎么了?”安然有些害怕這樣的西陵贏,她扶著梅花樹后退,挪步到旁邊,退著退著就不由自主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安然姐姐!”西陵贏在后喊一聲,在安然停下腳步,他疾步走過去,站在安然面前,直視著她說道:“我長大了娶安然姐姐,安然姐姐會嫁給我嗎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瘋了!”安然這回是真被嚇到了,如果她能嫁西陵氏的人,她想要的夫君也是歆兒哥哥,絕對不可能是這個還沒有琊兒大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我沒瘋!”西陵贏也是想了很久,問了他一些朋友才明白的,他想安然姐姐陪他一輩子,不想安然姐姐嫁給別人,以后他就見不到安然姐姐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瘋了!”獨孤嬌她們也就是溜達著出來找孩子,結果,卻讓她聽到這樣一番對話,西陵贏他是不是瘋了?且不說他才多大,就是他這種想法,就是罪該萬死。

    “娘!”安然被嚇壞了,跑過去撲進了她母親的懷里,她不知道贏兒怎么會對她說這些話,他不是一直叫她姐姐,是和琊兒一樣的弟弟嗎?

    梵伽也是氣得不輕,這個混賬小子,他在胡說八道什么?娶安然?他知道安然是什么人嗎?是他說娶就能娶的嗎?瘋了!

    赫蘭也是吃驚的看著西陵贏,這五皇子怎么想的?安然郡主可比他大四歲,馬上就要議親的年紀了,他才多大,就想著娶媳婦兒了啊?

    他們西戎和西賀國不一樣,倒是沒規矩堂親不能結親,可西賀國對于倫常卻看得很重。

    要是在西戎,別說安然不是西陵虞的親生女兒,只是養女,與西陵贏半點血緣關系都沒有,就是堂親,也不妨礙結親的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們年紀相差太大,哪有男人娶個這么大的媳婦兒,還是一國皇子,可能還是以后的太子,這就更不可能成事了。

    梵伽走過去,嚴厲呵斥兒子道:“你瘋了是不是?安然是你姐姐,你怎么可以對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我姐姐,你們明明都知道!”西陵贏也是剛知道沒多久,安然根本不是他堂姐,是四叔四嬸收養的養女。

    因為獨孤氏歷代嫡系只有一女,如今獨孤氏已經有了大小姐,四嬸不可能再有女兒,四叔也沒想過納妾娶側妃,

    四叔這輩子也不會有女兒了,父皇心疼四叔這個弟弟,才破例冊封一個養女為郡主,并讓安然入皇家玉牒的。

    可安然確確實實不是他姐姐,他們之間沒有任何血緣關系,他為何不能長大了娶安然為妻?

    獨孤嬌抱緊了懷中的女兒,望著小小年紀便如此執拗風狂的西陵贏,她摟著女兒便疾步離開了。

    “嬌嬌!”梵伽喊了一聲,可獨孤嬌卻是頭也不回的走了,她氣的回身揚手給了這個長子一巴掌,他怎么可以對安然有這樣的心思,他到底知不知道他們母子在西賀國安好無憂多不容易?

    她是龍氏后人,安然也是,若是他們父子娶的都是龍氏后人,一旦被人捅出去,前朝后宮都會大亂,到時候,他父皇的皇位會不保,他們母子也難活命了。

    孽子!她真是生了一個孽子啊!

    “大嫂,您息怒啊。”赫蘭和飛月過來扶住梵伽,梵伽可是氣得不輕,不然她這樣的習武之人,不會氣的差點暈倒。

    這個五皇子也真是的,帝都大家閨秀這么多,他心儀誰不好,怎么就偏偏盯上安然了呢?

    她們雖不在帝都,卻也是知道的,獨孤嬌想為女兒招婿,而絕不會讓女兒嫁出肅北王府,因為怕女兒將來會受婆家的氣。

    所以說,他西陵贏身為皇子,怎么可能給安然當上門女婿?

    獨孤嬌瞧著……也絕對不會改變為女兒招婿的決定。

    再者就是西陵贏與安然身份敗在這兒,獨孤嬌和西陵虞都不可能讓女兒受委屈,更不會讓任何人折辱安然,廢安然郡主之位。

    這就是個死局,西陵贏是怎么想的啊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獨孤嬌那日把安然帶回去后,讓人捎信給梵伽,過了年她就會送走安然,也請梵伽看好西陵贏,不要讓他出宮再來肅北王府胡鬧。

    梵伽派了身邊的妙思、妙音去照顧西陵贏起居,實則便是監視西陵贏,控制他不許踏出自己宮殿一步。

    西陵潤之后來看過西陵贏一次,鬧了好幾天的西陵贏,終于是不鬧了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,大家一起吃了頓團圓飯,林笑出現了。

    眾人感到很不可思議,世上怎么會長得這么相似的人。

    可這位林笑卻是個弱智,瞧著比曾經的孫皇后年輕很多,他們倒沒有懷疑什么。

    畢竟,孫皇后已入葬皇陵,怎么可能又起死回生?

    西陵贏這次再見到了安然,安然一直躲著他,西陵琊看他的眼神,就像是隨時會揍他一樣。

    “過年后,我們想去趟鳳凰山,住一段日子,陪陪我父母。”獨孤嬌笑對她公爹西陵尊說,也算是和二位老人打個招呼。

    “這是應該的,親家也就你一個女兒,要是換做我,我也是會想念的緊的。”西陵尊可以理解,也之前有聽說贏兒與安然的事,覺得他們一家人離開些日子也好。

    一家人圍在一起吃飯,安然去陪如意公主和六皇子玩了。

    如意今年虛歲六歲了,母親東方烈一直安守本分,也給她生了個兩歲的弟弟。

    六皇子也三歲了,是梵伽的次子,西陵贏一母同胞的親弟弟。

    “安然姐姐,這個送給你。”如意和她母親一樣爽利,從不是個扭捏女孩兒。

    “謝謝如意,很漂亮呢。”安然接了如意給她的珠花,是紅梅珠花,做工十分的精細漂亮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母妃做的,看,我也有呢。”如意生的漂亮,十分像她母親,烏發梳成垂掛雙髻,左右各戴一朵紅梅珠花,腦后發髻上系著紅絲帶,一身緋色宮裝,十分的嬌俏可愛。

    安然很喜歡這位如意公主,她有一雙又大又烏黑的杏眸,細長如黛染的柳眉,眉梢有點向上斜挑,又幾分英氣。一雙紅唇不小不大很飽滿,配上粉面桃腮,打小就是個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六皇子拉了拉安然的衣袖,送給安然一枝紅梅花,也不知道他從那個花瓶里拿來的。

    “謝謝照兒,好香呢!”安然蹲下來聞聞梅花,摸摸這個小家伙的腦袋,曾經……贏兒也像照兒一樣的,怎么如今忽然……就變成這樣了呢?

    “五哥!”如意對走過來的西陵贏笑著喊一聲,見西陵贏一直盯著安然姐姐,安然姐姐臉色也變得忽然很蒼白,她小眉頭一皺,聽到母親喚她,她也就走了。

    西陵琊也走了過來,把安然擋在了身后,眼神冰冷的看著對面的西陵贏,壓低聲音湊近他說:“別逼我當眾揍你。”

    西陵贏望著比他高大半個頭的西陵琊,他轉身走開了。

    “琊兒。”安然一手攥著西陵琊的衣袖,她如今是真害怕面對西陵贏了。

    西陵琊轉過身去,低頭看著他姐姐笑說:“姐,你還得多吃東西,瞧瞧你都沒怎么長個兒,我都比你高很多了呢。”

    安然抬頭望著這個好像一下子長大的弟弟,她也是忍不住笑說:“琊兒,是你長得太快了,在鳳凰山,外祖母一定沒少給你和小舅舅做好吃的吧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!外祖母最疼我了,我吃的比鷗兒多,自然也就長得比鷗兒高了。”西陵琊洋洋得意,他可是比謝鷗高兩指呢!

    安然眉頭一皺教訓弟弟道:“琊兒,你不可以這樣叫小舅舅,沒尊卑長幼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主要是我們大小差不多,叫名字叫習慣了嘛!”西陵琊嘿嘿一笑,這個口要改有點難,沒看到大哥一直叫瓊舅舅瓊兒到大,根本就習慣了,改不過來了嘛?

    “你是必須要改的,那可是咱們小舅舅。”安然堅持要把琊兒這個毛病改過來,那可是親舅舅,哪有親外甥直呼舅舅其名的?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改,我改,我一定改了!”西陵琊太怕被姐姐揪住教訓了,姐姐就是行走的規矩,有時候連娘都怕姐姐呢。

    “唉!也不知道舅舅在日月島怎么樣了?”安然望向窗外的藍天白云,也不知道日月島會不會過年?聽說,那是世外仙島呢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月島

    姚恩還沒死,因為鬼淵給了他一顆藥,以內力壓制他體內毒發,他才能活到現在。

    鬼淵還在給風辰傲守關,風辰傲成為日月島主后,便進禁地閉關修煉了。

    這一進去,便是半年之久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禁地中天材地寶無數,自有靈果供他果腹,靈泉供他解渴,他不會被餓死渴死的。”姚恩拎一壺酒,一只燒雞自己吃喝著,也給鬼淵準備了一壺靈果漿釀。

    鬼淵喝一口微甜的靈果漿釀,坐在禁地入口旁的石頭上,轉頭看向姚恩淡淡道:“如果你想活,我可以用我一滴血為引試試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已經活夠了。”姚恩苦笑一聲,仰頭繼續飲酒。他這輩子也就一個嗜好,那就是收集美人兒。

    可沒想到,最終,他也是死在這個嗜好上的。

    “你武功很高,死了,對日月島是一大損失。”鬼淵也沒有多在意姚恩的生死,他只是想日月島更安穩一些罷了。

    姚恩看向鬼淵,忽然一笑說:“在我死之前,我一定會送你一份大禮。”

    鬼淵不是很明白的看著姚恩,他們之前已是兩清,他為何還要送他東西?

    姚恩喝一口酒,回頭看一眼身后的禁地洞門,勾唇一笑看向鬼淵道:“鬼淵,風辰傲是頭不好掌控的猛虎,也是一條會咬死恩人的毒蛇。他有本事,我承認!可他心性偏邪,我也看得出來。說實話,如果你沒有如此強大,且心性不壞,我一定寧可違背祖訓,也絕不會選他成為日月島主。更會在臨死前,不惜一切殺了他,永絕后患。”

    鬼淵望著姚恩沒在說話,因為姚恩說的對,風辰傲是猛虎,也是毒蛇。

    而他,他就是那個與猛虎和毒蛇同行的人,一不小心,就被猛虎和蛇一口咬死。

    :。: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:第六十一章:人以群分 返回《田園嬌女:夫君,娘子來了》目錄 下一章:第六十三章:二胎計劃(快捷鍵 →)
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3